「很期待今晚的聚会吧,阿龙?」我的女朋友小真问我。 " 当然," 我说," 我期待了很久呢!""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 小真的父亲说他正在开车。 " 你一定已经硬了,阿龙。 " 小真的母亲玉香说。 " 是呀," 我说," 我一整天都没有射,在为今晚的聚会储备精液呢。 我坐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左边是小真, 右边是她的妹妹小美。 小真当我的女朋友已经六个月了。 她和我一样大,非常可爱,个子不高,身材苗条, 中等长度的头发奶子尖尖的,屁股却又圆又结实。 我个子高,肩膀宽,和她恰成对照。 小真的面孔天真又纯洁,大眼睛、翘鼻子、牙齿上有钢托。 不知怎么,我特别喜欢她的钢牙托。 她不是学校里最性感的女孩子,但也很漂亮。 去年她家搬到我们这一带,她转入我的学校, 我立刻迷上了她。 最棒的是,小真实际上一点也不像外表那样纯洁!我和她约会一周, 就肏到了她后来就天天肏. 我们经常在我家做爱, 因为我的父母经常不在家。 后来,我们连约会都懒得玩了,每天有空就找个地方做爱, 随便什么地方都行。 小真可不是那种浅薄贪财的女孩,她让我肏, 不是为了让我给她买衣服之类而是因为她喜欢" 被肏" 这件事本身。 我在她嘴里射精,她总是全部喝下去;射在她的脸上、奶子上, 她也很喜欢。 我们第二次做爱的时候,她就求我肏她的屁眼。 我很喜欢她的圆圆的屁股,也很喜欢肛交。 小真比我更热衷于肛交,现在每次和我做爱, 都少不了让我把鸡巴插到她的后庭里。 交往之后不久,我就发现了她的家庭的秘密。 有一天,我们两个人独处,我正在肏小真的屁股, 突然她的母亲回到家来,悄没声地进了家门, 突然闯进小真的房间。 " 糟糕!" 我慌忙把鸡巴从小真的肠道拔出。 小真却没事一样地吃吃笑。 玉香笑着夸奖我,说我让她的女儿很幸福。 我大吃一惊,但是玉香竟然走过来,跪下开始含我的鸡巴!玉香三十九岁, 身材保养得仍然非常好比小真个子高,面孔则非常相似, 一头长发奶子又挺又翘。 当小真的妈妈含我的屌时,小真坐在床上,告诉我, 她的妈妈、爸爸和妹妹小美都互相乱伦肏屄。 现在他们欢迎我的加入。 " 我好想要这根美丽的鸡巴插我下面," 玉香站起来脱掉衣服, 指着我的那根她刚刚含过的、六寸长、铁硬的少年肉棒 说。 我惊讶得不知所措,任由玉香和小真摆布。 他们让我在床上躺下,玉香骑上我,让我的肉棒刺穿她的湿屄。 然后,小真弄了一根八寸长的假鸡巴戴在自己裆上, 爬到她的妈妈背后用假鸡巴肏起妈妈的屁股来!玉香的屄里插着我的鸡巴, 屁眼里插着女儿的假阴茎高潮了两次。 不久,我也把白浊精液射进了她的屄中。 小真和她妈妈舔我的鸡巴,很快让我再度勃起。 然后她们摆成六九姿势,玉香趴在小真身上, 母女互相舔屄舔出很大的声音。 我欣赏了片刻,很快就忍不住把肉棒捣入玉香的屁股, 在那个美熟妇的直肠里射出了第二发精液。 过不多久,小真的父亲育国和妹妹小美也回到了家。 育国四十岁,个子高,面孔帅,人很随和。 小美长得很甜,和小真一样漂亮。 那一晚,我和她们全家群交,我和往常一样享受肏小真的快乐, 但是也很喜欢肏她的妈妈和小美的新鲜感。 年轻的小妹和小真一样淫贱,先是让我肏她屁眼, 又求我颜射她我高兴地满足了她的请求。 看育国肏他的两个女儿和他的妻子,非常令我兴奋。 而小真、小美和她们的妈妈互相舔吸,玩同性游戏, 也像和男人性交一样热情。 →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从那以后,我每周都和这四口之家一起快乐地群交好几次。 当然,我也和小真单独相处很多时间,我们非常相爱。 但是,他们的全家都非常让我喜欢。 然后他们让我知道了另外一个秘密: 小真的叔伯亲戚也都热爱乱伦!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喜欢和儿女们、孙子们乱伦, 玉香的父母现在年纪很老了退休住到了国外去。 育国的母亲则一个人在乡下的大屋居住。 在那个大屋,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六晚上,小真的一家, 她的姑妈、叔伯和堂兄弟姐妹都要聚到一起玩一场大乱伦。 有时,可靠的客人也受到邀请。 这次他们邀请了我!我当然不会拒绝,我是一个好色的十五岁男孩子, 有一个身材很好又好色的女朋友还有机会参加大群交, 真是太幸运了!今晚我们开车在路上就是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去参加大群交的。 育国哼着歌,很悠闲地开车。 温暖的六月夜晚里,车窗开着。 玉香靠在座位上,风把她的发丝吹过她的漂亮的脸, 显得很性感。 在后排座位上,小真和小妹兴奋地和我说今晚的事。 我自己的家庭对此是完全不知情的。 也许以后迟早会知道,但现在还不知道。 我的父母猜出来我和小真上了床,但不是很在意。 我的妈妈甚至给了我一些保险套,好让我别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做了父亲。 不过我用不着保险套,因为小真总是吃避孕药的。 至于小真一家的乱伦秘密,我的妈妈、爸爸、姐姐、妹妹都不知道。 不过对乱伦的喜爱是会传染的。 我已经在认真地考虑肏我的母亲的事情。 她样子很好看,我经常幻想奸淫她。 有一次我到小真家里去玩的时候,只有她母亲玉香一个人在家, 玉香请我进卧室和我做爱了几个小时之久。 她知道了我越来越想肏自己妈妈,就让我假装她是我的妈妈。 虽然是假装的,但是也让我很兴奋。 我一边叫她" 妈妈",一边又是肏、又是含,又是鸡奸, 和她玩了一整个下午。 我的乱伦计划也延伸到了我的姐妹身上。 我的姐姐十七岁,是个娇小性感的短发女郎, 非常漂亮。 上周我在她洗澡的时候闯进浴室,假装不是故意的。 她笑得很开心,以为真的是意外事件,而我看到了一眼她的美味的身体。 我的妹妹我觉得已经完全可以肏了。 小真说,她和她的妹妹还有堂姐堂妹,传统上都是八岁开苞, 开始参加群交的。 这让我觉得非常带劲。 今晚我可以肏到四十岁、三十岁、二十岁的女人, 也可以操发育期的少女还可以肏小女孩,可以选择的太多了。 →终于我们抵达了小真的祖母的大屋。 大屋有六个大卧室,能容纳很多人,屋外有一个大草坪, 草坪上开满鲜花像是seie.但其实这里距离国道只不过几公里路小真的祖母名叫绪惠, 五十九岁了一个人住在这里。 她的有钱的丈夫比她大二十岁,几年前去世了。 绪惠虽然守寡,却一点也不孤单。 她每个月都招待儿孙们群交,平时也经常有儿孙来拜访, 还有一些年轻精壮的园林工人每三天一次来打理外面的草坪 每次来都少不了跟绪惠乱交。 绪惠也给附近的中学生上钢琴课,几年来很是勾引了不少发育期的孩子, 足足有十男两女。 不过,每月的群交只对亲戚和我这样的特别客人开放, 今晚园林工人也好,钢琴学生也好,都不在这里。 →育国把汽车停到大屋前面,其它汽车旁边。 我们下了车,活动了一下腿脚。 这时候已经过了八点,但是因为是夏天,太阳才刚落山。 晚霞把最后的金色光辉投射到大屋和花园上。 我跟着小真一家来到大门前。 隔着窗户,看到了一些蠕动的赤裸的肉体。 即便在外面,我也听到了欢愉的呻吟声,显然他们已经开始。 我们走进大门,穿过一个很大的厅堂。 这里很古朴,地板和椽梁都是木质的,在红木八仙桌旁摆着一个大钟, 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裸女油画。 呻吟声、喘息声在这里听得更清楚了。 " 走这里。 " 育国打开一扇右边的门,说," 我们先脱衣服再进去。 " 我们来到更衣室,这里地方很宽敞,衣架上挂着许多外衣, 墙边摆着一排鞋子有男鞋、女鞋和小孩的鞋。 地板四周放着一堆堆叠好衣服。 " 把你的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放到我们的衣服旁边。 " 玉香对我说。 我们很快都脱光了,衣服一堆堆地放在地板上。 " 上吧!" 育国微笑地说着,走出更衣室,我们跟在他后面。 我们进入大客厅,只见有四十多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女人、少年、少女、和小孩在用力地互相肏干。 在聚会上一共有四十六个人。 小真的祖父已经去世,她的祖母是聚会上最年长的人, 好像也是最高的组织者。 她快六十岁了,但还是相貌很美,行动也很积极。 除了小真的祖母以外,屋子里有两代人,就是中年人和孩子们。 有十八个成年人,是小真的父母、以及小真的父母的兄弟姐妹和配偶。 他们是九对夫妇。 年轻的一代就是这些伯伯阿姨们的儿女了。 有两个已经二十多岁,不过大部分是十几岁的, 这样的有十六个当然,包括我、小真和她的妹妹小美。 我们少年少女们是七男九女,有时,别人也把男朋友女朋友带来玩, 但今晚我是唯一一个外客。 其它的少年少女都是小真和小美的亲戚。 剩下的就是小孩,一共有九个,六男三女。 四十六个人,从八岁到五十九岁,有男的,有女的, 整个晚上都要做爱我们站在宽阔的大客厅里, 有两个宽沙发几个靠背椅,有茶几,还有一个货真价实的巨大壁炉。 客厅的一侧有一个长条餐桌,足足能坐二十多个人一起吃饭。 还有很多落地长窗,外面是花园。 因为这里是野外孤零零的大屋,所以连窗帘都不用拉上。 刚才在门厅里是冰凉的木地板,在这里地上则铺着豪华的厚厚的红地毯。 墙上挂着很多油画,油画里都画着裸体。 一套银色的音响在播放轻柔的古典音乐,为聚会伴奏。 旁边一扇古朴的门通向厨房,厨房的桌上摆满了酒瓶。 到处都是裸体的人在做爱,也有很多人到厨房里去吃喝。 楼上有六个卧室,不过不是用来群交的。 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从礼貌上来讲,群交的时候应该让大家都看见, 不应该关上门偷偷玩。 育国和玉香对我说: " 玩得开心点。 " 就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走去,小美也离开了, 只留下我和小真。 一开始,我有点不自在,因为是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裸体, 而且鸡巴还翘着。 不过,突然我放松下来。 仔细一想,我的大鸡巴是可以让我很自豪的, 面前这么多热火朝天的性交场面不勃起才奇怪。 而且,没几个注意到我们这些刚来的人。 他们都忙着抽插。 只有少数几个人瞟到了我们,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妇人微笑地给了我一个飞吻, 就重新低头含吮一个发育期男孩子的鸡巴。 " 了不起吧?" 小真骄傲地微笑。 "真的好棒!" 我轻声说。 我被深深地震动了,有生以来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性欲亢奋。 " 不过我觉得有些怪怪的,除了你、你的爸妈和小美以外, 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哎呀," 小真说," 现在我也不好领着你一个个地去向他们介绍。 不过没事,你一个个地肏过来,就和他们都认识啦。 我们大家都通过气,他们都知道你是谁。 我们可不常有外客,女孩子们会排队给你肏的。 "周围的景象令我眼花缭乱。 我看到一个女人同时让两根鸡巴插在屄里,又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骑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上, 又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鸡奸一个男孩子又有两个发育期的女孩子玩六九, 其中上面的那个女孩在被一个发育期的男孩子肏. 小美已经进入了状态 趴在茶几上让一个男人把鸡巴从插入她的小屄。 " 我们怎么办?" 我问她," 直接去找个人, 开始干她?""就是这样" 小真微笑,伸手捋动我的勃起的肉棒, " 到大家中间去想肏谁就肏谁吧。 在这种场合,拒绝别人是不礼貌的,所以谁也不会不让你肏. 不过, 你也不能拒绝别人哦。 ""我才不会拒绝别人。 " 我开心地笑,贪婪地看着周围这些让人流口水的美女。 有一个发育期的女孩子,身材非常好,四肢着地趴在地板上, 在舔面前一个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的屄。 " 但是," 小真说," 如果是同性恋的要求, 是可以拒绝的。 女人和女孩子都很喜欢玩同性恋,幼年的小男孩也很喜欢被鸡奸, 但是成年男人往往不喜欢和成年男人玩。 也许有一两个例外吧。 基本上,你可以拒绝别的男人,也可能被别的男人拒绝。 但是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不会拒绝你的。 具体的性行为方面呢," 她继续说," 如果你拒绝性行为, 一般是很没有礼貌的像普通的肏屄、口交、颜射、乳交、肛交这些。 这里大家都很喜欢肛交。 但是,一些重口味的玩法,像撒尿、打屁股这种, 可能有人不喜欢不过这种人也不是很多。 往常,各种重口味的事情都有人玩的,今晚大概也会有。 ""真厉害。 " 我只能说出这几个字,再也无话可说。 我忍不住了,非常想干" 我们开始玩吧。 " 小真轻摇着我的手,笑说。 " 好!" 我说,和她吻了一下,便与她分开了。 我的女朋友转身走向餐桌,在那里抱住了另一个发育期的男孩子。 那个男孩让小真趴到餐桌上,开始从后面肏她。 我东张西望,不知该怎样开始。 四周都是赤裸的肉体!在明亮的灯光下,扭动着、碰撞着。 一开始,我没有勇气马上拉过一个不认识的人就开始肏, 而且好像每个人都有伴了。 不过,我很快发现,大家不是两两配对的,有的三个一起, 有的四个一起都可以用鸡巴、屄穴、舌头或者屁眼连接起来。 我的视线回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孩子身上, 就是四肢着地跪在沙发前面给一个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舔屄的女孩。 这个女孩大约十六岁,身材瘦小,但奶子很大, 垂在身下微微晃动。 她的屁股形状完美,肛门张开着,湿漉漉地, 好像刚才已经让人肏过。 沙发上的中年女人慵懒地靠着,不住喘息,也是很瘦、大奶子。 她身材很好,好像是不到四十岁的年纪。 我慢慢走近,跪到少女的身后,抚摸她的屁股。 我们旁边就是壁炉,噼啪作响的火焰把跳动的橘红色光辉映在这个女孩子的屁股上, 分外好看。 她从坐着的女性的裆部抬头, 开心地笑说: " 我不认识的这位帅哥, 可不可以好好地肏一下我的屁股?" " 求之不得。 " 我说,被这些很棒的人们的坦率、友好的气氛影响了。 " 我是阿龙,是小真的男朋友。 ""你好,阿龙。 " 女孩子从肩膀上回头看我,她的脸上被淫水沾得滑滑的。 " 我是雪儿,是小真的表妹。 沙发上的这个又漂亮、又淫贱的阿姨,是我的妈妈。 ""雪儿的妈妈,你好。 " 我对年长的女人微笑说。 " 你好,小帅哥," 她对我微笑,色情地舔着她的红唇。 " 雪儿,别停下,继续舔妈妈的屄。 " 年长的女人对她的女儿说," 一边舔,一边让那个帅帅的阿龙干你的屁眼。 ""好的,妈妈。 " 雪儿说。 她重新把脸扑到母亲的大腿间,舔起屄来。 我把我的龟头放到雪儿的微微张开的屁眼上, 一顶慢慢地,鸡巴进去了。 屁眼很紧,但没有产生什么阻碍。 这个女孩子大概是十六岁吧,但是肯定各个肉穴都已经被干过很多年了。 不一会儿,我的龟头穿过了她的括约肌,年轻健康的小美人因为快感而全身微微颤抖。 我继续推进,在雪儿的直肠里插得越来越深, 最后直到根部。 " 好棒的感觉。 " 我喘息着,抓住雪儿的臀肉,让肉棒牢牢地埋在她的直肠内, 细细品味她屁眼里的火热与紧窄。 我大把抓住她的臀肉,开始将鸡巴在她的肛门中前后滑动, 稳定地鸡奸她不敢动作太快。 虽然我有自信在今晚至少射上三四次,但我可不想在肏第一个女人的时候就射出来。 " 阿龙,用力肏她的屁股。 " 雪儿的母亲给我加油," 你肏她越重,她舔我的屄就越有劲。 ""没问题," 我笑说,稍微加快了速度。 我把肉棒一次次地捣入雪儿的直肠深处,我的髋骨和她的臀瓣一次次碰撞。 当我肏着这个好身材女孩的屁眼时,我注意到四周发出的声音。 有呻吟、喘息、肉体拍击、和嘴巴嘬吸声。 有些人很喜欢说话,有的非常爱笑,也有人在说脏话。 旁边, 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尖声叫道: " 爸爸, 你肏我再狠一点我要泄了,泄了……" 也有人太过兴奋, 只能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呢喃声。 在雪儿的屁股里干了几分钟以后,女孩子的大奶子妈妈请我拔出。 " 我想含你那根美丽的鸡巴。 " 她说。 我立刻服从,把我的肉棒从雪儿的肛门" 卜" 地拔出, 跨上沙发。 当做女儿的还在继续舔屄,做妈妈的则深深地含入我的鸡巴, 在鸡巴上尝到了一些大便的味道从鼻子里快乐地呻吟。 好好地含过一轮后,雪儿的母亲请我继续鸡奸她的女儿, 我热切地照办了。 我沉重地用力肏雪儿的屁眼,让她也更加热情地舔她的母亲的美屄。 很快,她的妈妈高潮了,并且持续高潮了颇久的时间。 H5 F我开始感到我的性高潮渐渐临近。 为了放松冷却一下,我让鸡巴滑出了雪儿的直肠。 还没有问雪儿的妈妈可以不可以让我鸡奸,一条手臂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脖子。 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悄悄走到我背后。 她面目秀美,奶子不大,头发也很短。 " 小帅哥," 她微笑地对我眨眼," 你就是阿龙, 对不对?是小真的男朋友。 "L" 是我," 我说。 " 我叫瑞水," 她说," 是小真的表姐,我妈妈是她妈妈的姐姐。 阿龙你多大?""十八岁。 " 我说" 我是二十一岁。 " 瑞水说," 你肏起女人来,就好像是我这个年纪的男人那样熟练, 很厉害。 现在我们已经自我介绍过啦," 她把脸贴近我的脸, 说" 要不要肏一下?""好呀,赶快。 " 我说。 我这么急色,让我觉得自己很蠢,但瑞水看起来很喜欢我这个样子。 我四处看了看,希望雪儿和她的妈妈不要因为我不理她们而不高兴。 但是她们倒已经先走了。 雪儿和另外的一个发育期的女孩玩起了六九, 而她的妈妈则找上了一个怎么看也不到二十岁的小男孩。 " 我们在沙发上做吧。 " 瑞水说," 你坐下,我来骑你。 "我坐上皮沙发,正坐在刚才雪儿的妈妈所坐的位置。 我沿着沙发平躺下来,肉棒一跳一跳,坚硬地躺在我的腹部。 瑞水跨过我,跪下,面对着我,伸手到下面, 扶起我的阴茎。 这个仪容可口的年轻女子把她刮了毛的干净阴户在我的勃起的肉棒上刺穿, 身体缓缓下滑直到阴茎完全没入。 她的面孔是一幅欢愉的图画。 " 哦……多棒的鸡巴。 " 她把双手扶在我胸口上,依偎着我,我们脸对着脸。 " 你很漂亮,瑞水," 我说," 身材好,屄也紧。 "我的夸奖让瑞水很喜欢,她把红唇印上我的唇, 我们互相伸出舌头到对方嘴里像热恋的情人那样湿吻, 虽然我们相互认识才三十秒。 她伸舌到我嘴巴里时,也开始上下移动屁股。 我不用做任何动作,只是躺在那儿让她骑。 她的臀瓣肉在我的大腿上啪啪地碰撞。 我伸手抚摸她的光滑嵴背。 一会儿, 我听到一个男人说: " 姐姐,你的屁眼有空吗?" 瑞水的唇离开我的唇。 我们四处看,看到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大约十七岁, 站在沙发旁捋动他的硬挺的鸡巴。 他的面孔和瑞水明显有着遗传上的相似" 当然有空, 瑞鹏" 瑞水微笑说," 把你的大鸡巴插到我的屁眼里来, 和这个小帅哥一起肏我吧。 ""这个你在骑的男孩子是谁,不向我介绍一下吗?" 瑞鹏说。 " 对了对了," 瑞水笑嘻嘻地说," 这是阿龙, 是小真的男朋友。 阿龙,这是瑞鹏,是我的弟弟。 ""你好,瑞鹏," 我说。 一边被介绍给另一个男人,一边肏着这个男人姐姐的屄, 很有点非现实的感觉。 " 阿龙," 瑞鹏微笑说。 " 你开心吗?""很开心!"瑞鹏踩上沙发,跨过我的腿, 跪到瑞水的正后方。 " 我们来吧。 " 他说。 瑞水浑身缩了一下,看来是被弟弟进入了屁股。 " 很好,很好。 " 瑞水大口喘气,让瑞鹏逐渐地入侵。 她静止地骑着我,我的鸡巴深深地在她小屄里, 我们等着瑞鹏插入他的姐姐的直肠。 不久,他插到了阴茎根部。 " 阿龙,来一起肏我的姐姐,把她肏到高潮。 " 他说。 " 是的,是的,用力肏我," 瑞水说," 你们这些色狼, 让我高潮吧。 "这么漂亮、娇小的年轻女性在鼓励我,让我立刻开始把我的鸡巴在她紧窄的小穴里上下挺动。 同时,她的弟弟开始抽插她的直肠。 很快我们达成了一直的节奏, 轮流把肉棒插入瑞水的下身夹在我们当中的苗条美女很快开始尖叫: " 我要泄了, 哦我要泄了。 啊…她泄身的时候,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只剩下野人一样的哭叫。 我和瑞鹏都毫不留情地继续进攻终于,她的性高潮缓缓退去, 瑞鹏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 好舒服," 瑞水笑说,汗水把头发粘在她的脸上, " 太棒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姐姐。 " 瑞鹏开心地笑。 他把鸡巴从瑞水的直肠拔出,很放松地离开, 又找别人去了。 " 甜心,我过会儿再来和你玩。 " 瑞水给了我一吻,从我的鸡巴上跨下来,像她弟弟一样, 找别人去了她走得这么突然让我有些失落。 不过我随即想起,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场群交, 总不能一整晚都和同一个人做爱。 我坐起来,不知道下一个该找谁。 我的鸡巴硬得难受,恐怕是时候射点精液出来了。 在附近的地板上,我发现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他跪下舔着一个大乳房的女人的毛茸茸的屄。 女人大约四十多岁。 男孩子一头短短的头发,样子非常甜美。 我能看到他的无毛的小鸡鸡软垂着,上面裹着亮闪闪的液体, 大概是精液、口水、淫水或者三种都有。 他有一个美味的屁股,又圆又白又嫩。 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肏他的屁眼,虽然我过去从没有这方面的倾向。 现在我觉得机会难得,不妨尝试一下,于是站起来向他们走去, " 舔我舔我的屄,阳阳," 这个大乳房的女人在急速喘息。 她有一头长发和一张线条柔和的面庞。 " 你好," 我说。 但愿我这样乱入,不会是做了蠢事。 " 你好呀," 女人微笑说。 小男孩把脸离开女人的屄,抬头看我" 这个小男孩的屁股看起来太美味了, 吸引我让我无法自制。 " 我抚摸小男孩的头发,对女人解释说。 " 你会肏我的屁股吗?" 男孩子热情地问我。 他伸手抓住我的鸡巴,捋动起来,一点也不怕生。 " 当然啦,小弟弟。 " 我说。 我们很快相互介绍。 女人名叫婉云,小男孩名叫阳阳,他们是姑妈和侄子的关系。 " 阳阳的小鸡鸡刚刚射过。 " 婉云说," 不过,如果屁股上好好地肏一下, 肯定他能重新硬起来。 你鸡奸他的时候,他可以继续舔我。 " 婉云坐在沙发上,分开大腿,指挥我们两个男孩。 阳阳服从地四肢着地,抬头舔她的下身。 我则跪在这个男孩子背后,先欣赏了一会儿他的屁股。 他的屁股有一对结实的屁股瓣,一个粉红色的褶皱菊花在正中, 样子非常可口。 小菊花的湿润和微微张开的样子,显示出今晚已经有一两根鸡巴在那里出入过了。 在他的屁眼下面,挂着他的无毛的小小阴囊, 和软垂的鸡鸡。 要鸡奸这么幼小的孩子,让我非常兴奋,何况他是我的同性, 这种倒错感越发地刺激我。 我舔了一会儿阳阳的屁眼,把舌头穿过他的括约肌, 伸入到直肠里。 他快乐得全身颤抖,但是从他嘴里发出的舔嘬声听起来, 这一点也没影响他对他那婉云姑妈的口舌劳作。 舔过他的肛门后,我跪起,把龟头放到他的肛门上。 慢慢地、坚定地,我的龟头挤入这个小男孩的屁眼, 他堵着嘴发出欢愉的呻吟。 我将鸡巴继续深入小孩的屁股,直到插到根部。 他的紧窄直肠犹如天堂一般美妙,虽然年幼, 但是这个尚未发育的淫贱小男孩一点也没有表示出不适。 当我开始抽送,阳阳也主动地把屁眼向我顶回。 我肏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从这么紧的小屁股里不射精, 不可能全身而退。 婉云也不停说着色情的话语,她的侄子的舌头在她的屄越发深入地扭动, 令她达到了高潮身体颤抖,大奶子不停地晃动" 我要射了。 " 我喘着粗气,紧抓阳阳的窄小臀肉,把鸡巴反复地捣入他的屁眼。 像超新星一样,我的白浊精液爆发出来。 我继续前后抽插,在把浓稠粘液一股股地射入身下这个美丽的男孩子的肠道。 " 我能感觉到,能感觉到精液。 " 阳阳从他的婉云姑妈的火热的阴户抬起头来, 说" 你的精液装满了我的屁股。 " 我最后一次把鸡巴插入阳阳的直肠,射出最后的几小股精液, 感到筋疲力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