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在北部读研究所终于毕业啰,顶着电子博士的头衔又是博士班第一名毕业的阿元不用担心找工作, 因为好几家国内的大厂相继来邀请阿元担任他们公司的设计工程师 要是阿元不工作光是家里的财产三辈子都吃不完。 阿元从小为了读书几乎没有一刻好好的休息, 好不容易学业都完成了当然要好好玩一玩休息休息啰, 顺便想一想接下来的路要如何走是要工作呢?还是继承家里的产业呢? 回到云林的老家一走到往村子中的路沿途都是插满欢迎阿元的旗子 整条道路都放着鞭炮心中感觉到博士有这么厉害吗? 「因为阿元是这个村庄第一个拿到博士学位的人」沿路好多献花, 回到家中祭祖&跟长辈们寒暄一下。 阿元从台北坐车回云林觉得已经好累了想休息一下, 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一个好美丽的女人在帮他整理房间应该是三十出头岁吧。 她回过头来看到阿元说「你是阿元吧!我叫阿芳是你二婶。 」 阿元眼睛直盯着她「哇塞?真是个美妇人呀, 身材玲珑有致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耸丰满的双乳, 翘而美的臀部。 」肉棒不由得翘了起来。 阿元回过神来「咦?不对呀?我二叔不是已经过世了吗?怎么会娶老婆呢?」 二婶看到阿元疑虑的表情还没等阿元提出问题就先跟阿元讲。 「我是你二叔冥婚的妻子,因为我???」话还没说完奶奶走进房间来, 二婶像个小媳妇一样不敢说下去了。 「阿芳?你不快一点整理好,我的金孙子阿元已经很累要休息了, 整理好顺便去把厨房整理整理。 」 「是!婆婆。 」(原本脸上挂着笑容一见到奶奶却变的僵硬了许多) 于是二婶迅速整理好离开了阿元的房间, 阿元目送着二婶边走边抖动的双乳和那美丽的丰臀 阿元裤底下那根肉棒不安分的想跑出来打人。 「金孙啊!以后有什么是要做就直接叫阿芳帮你做, 不用问我啦。 」 阿元心想「那做爱是不是也可以啊!脑海还不断盘旋着二婶那肥嫩的乳房, 心里想到这里我快受不了了跟奶奶说要先洗澡再睡觉。 」 奶奶立刻吆喝着「阿芳呀!快起火烧热水给我金孙子洗澡喔。 」 家里其中一个事业是木器厂,剩下太多的木头怕浪费所以拿来烧热水很环保吧。 「是的!婆婆。 」二婶大声的回应着,像是部队在回应长官的话一样大声。 阿元走到浴室脱掉衣裤,开着水龙头。 。 。 咦?怎么没有热水啊!算了,反正夏天洗冷水澡也是蛮不错的。 阿元边擦着肥皂边唱着歌,突然看到浴室木板墙角有一个小洞怎么会有光缐, 阿元走近一看原来是厨房生火的火光。 仔细一看二婶很认真升着火,看二婶将木块丢入灶中一边丢那双肥乳一边晃动, 香汗淋漓整件T恤都已经湿透了整件T恤黏贴在二婶的乳房上, 胸罩若隐若现的看着阿元实在是慾火焚身啊。 只好一边泡着澡一边搓动着那巨大的肉棒, 阿元正当兴奋时二婶推开浴室的门提着热水进来 看到阿元正在洗澡而且努力搓着那根肉棒呆住 而阿元刚好将精喷了出来喷的好高二婶看到吓了一跳把热水打翻了差一点烫到, 脸红红的跑了出去。 阿元也不管了,赶快洗好澡回房间睡觉了。 经过一夜好觉睡到早上十点多,阿元感觉肚子有点饿, 走到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填填肚子的刚好看到二婶在那里煮菜, 站在厨房门口看正炒着菜的二婶那对肥乳上下摆动着好像似对着阿元挑衅说「有种你过来摸阿。 」 二婶恰好回头看到阿元,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阿?阿元?你起来了啊。 肚子饿不饿呀!晚一点就可以吃午饭了。 」 「起来?你那双肥乳这样的挑衅着我, 我的大肉棒当然硬起来了饿不饿?我饿的现在能把你整个人吃掉啦!」阿元心里不怀好意的想着, 可是肚子却不争气饿的咕噜咕噜叫了。 「二婶呀!有没有么可以先吃的呀,我饿死了啦。 」 「阿元?你忍一忍等会就快要吃饭了」二婶边炒菜边说着 「不行?我实在饿的受不了了」阿元就胡乱的找几样菜吃一吃, 稍微填饱一下肚子后阿元想说反正我没事,来帮二婶炒菜好了。 「二婶?需不需要我来帮你煮菜?」 二婶惊讶的说「你会煮吗?很少看到男生会煮菜的喔。 」 「我读书的时候都是自己煮的喔」,阿元当场炒了两样菜, 二婶试吃之后称赞绝口有阿元的帮忙二婶很快的煮好菜了, 二婶忙着收拾东西正搬一个木箱搬不动,阿元就走向前去帮她。 真是蛮重的箱子,阿元看着二婶衣领垂下来露出那两颗雪白的肥乳, 肉色不怎么好看的胸罩应该是廉价品却包着那么高级的一对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乳房啊。 阿元力量故意出小一点让箱子移动慢一点,阿元才可以好好的欣赏二婶那双美丽的乳房。 「阿元?真是辛苦你了。 」 「二婶?哪里的话,不会不会」(哪会辛苦有这么好看的, 再重我也帮忙搬) 「阿元?帮我拿阁楼的碗盘好吗?奶奶说你这么久才回来要用家里最好的盘子」 「二婶?不用了啦!反正我都已经吃饱了不用拿了啦。 」 「不行啦!等一下你阿妈会骂啦。 」二婶着急的说 眼看着急的二婶这么的楚楚可怜「好啦好啦!我帮你拿啦」 阿元拿了木梯爬到阁楼找了又找翻了又翻还是找不到「二婶啊??找不到耶。 」 「不会吧!记得上次过年才用的呀!」(边说边爬上阁楼) 「我记得应该是放在这里的呀?怎么会找不到呢?」两人找了老半天找不到, 突然一只老鼠跑了出来二婶吓的花容失色紧紧抱着阿元, 那对豪乳也着实的压着阿元让阿元快喘不过气了。 「二婶?你不用怕有我在这里保护你。 」 好不容易老鼠跑掉了,二婶不好意思的放开了阿元, 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阿元让情窦初开的阿元忍不住轻轻的吻了她, 阿元看到二婶没有抗拒情窦初开的顺水推舟用舌头去撬开二婶的牙齿去寻求二婶的舌头, 二婶不自觉的就跟阿元吻了起来。 阿元慢慢的用手去抚摸二婶的背部由上网下来回缓慢的摸着, 阿元隔着衣服摸着二婶的乳房天那?好软喔。 阿元的手伸进二婶的胸罩整个手掌搓揉二婶的乳房, 当阿元的手指捏着二婶的乳头时二婶不自觉的发出呻吟的声音, 阿元一只手抚弄二婶的乳房用手指揉捏着二婶的乳头, 阵阵酥麻痒无法形容的快感让二婶呻吟的更快速 阿元见机不可失另一只手往二婶那神秘的三角洲了 正准备伸手进入内裤探索那个有潺潺河流的肉穴 就听见阿妈的叫声「阿芳呀??你煮菜是煮到哪里去了」 二婶停下所有动作紧张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奶奶?我跟二婶在阁楼找碗筷啦」 「唉唷?金孙你怎么会爬上去啦!上面很脏啦你快下来 我忘记跟阿芳讲那个碗筷我已经拿到饭厅了!赶快下来啦!」 这时阿元回头看着二婶 二婶跟我不约而同的说「难怪都找不到碗筷」 「阿妈我还要找几项东西啦!我叫二婶帮我找啦 你去饭厅等我吃饭啦。 」 「好啦好啦!快一点下来喔,上面很脏, 下来记得洗一下澡再吃饭喔。 」 吃过午饭后,阿元找奶奶聊天,目的主要是要探听二婶的事情。 「阿芳是你二叔冥婚的妻子,因为你二叔托梦告诉你爸说他要跟阿芳结婚, 起初阿芳不愿意但是阿芳家里穷所以她继父把她嫁来我们家 我们花了六十万耶。 」 阿元心想「托梦的是肯定是老爸唬烂的, 因为阿妈很迷信老爸会骗阿妈这件事情肯定有问题。 」 「金孙你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叫阿芳帮你, 要是他不肯帮你你来告诉我,我好好扒她的皮。 」 「奶奶?真的什么都可以吗?我今天要整理房间, 顺便把以前的东西都整理过能叫二婶两点来房间帮我吗?」 「可以啊!等一下我就叫她去你房里帮忙啊。 」 「阿妈谢谢!!」(嘴角露出些许奸诈的笑容, 心中有着无比的期待) 躺在床上看着房间墙上的时钟已经两点零五分了。 (二婶怎么还没有来,急死我了) 「阿元抱歉我迟到了, 因为刚刚。 。 。 。 。 。 。 。 」 阿元不等二婶话说完「不用说理由,你迟到五分钟罚你亲我五分钟。 」 「这??这??怎么可以呢?」 「奶奶说我可以叫你作任何事情, 你不照我说的作我可是要叫奶奶来喔。 」 「你?你?我??」 「还不快一点, 奶??奶??」 「好啦?好啦!我作我作。 」 「金孙啊!有啥么事情啊?是阿芳不愿意帮你喔。 」奶奶在房外问着 「奶奶没有啦!你帮我去拿几瓶饮料来啦!」 「你就叫阿芳帮你去拿就好了。 」 「奶奶?二婶正在帮我作事情啦」 「好啦!」不一会儿奶奶拿了几瓶饮料进来并且对着二婶说「阿芳啊?阿元叫你作什么就要作什么, 不要每次理由一大堆。 」 「是的!婆婆。 」 「好了啦!奶奶你快出去啦,我们还要忙呢, 还有喔我们还没有整理好之前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我们喔!「」 「好啦!小心一点喔。 我要去老人活动中心了」 「好啦好啦!我送阿妈出房间关上了房门并且将我房间的床头音响开的很大声」(哈哈等会儿发生什么事情就没人听的到了) 阿元坐在床边「二婶刚刚要你作的是还没有作耶, 快一点。 」 二婶缓慢的靠近阿元坐在床边,眯着眼睛准备吻我时, 「嘿嘿?先等一下我突然有一个好主意。 」 阿元将身上的衣裤全部脱光露出了我的大肉棒, 二婶看到张大着眼睛吞了几口口水她心想「要命喔!这是哪里来的神兵利器, 要是进了我的小穴不就会被他搞死了。 」二婶想到这里,看到阿元拿起饮料倒往自己的身上叫她过来把我身上的饮料舔干净。 「阿元?你?怎么?这个?我?」 阿元看二婶犹豫不决的态度「算了?你出去吧!反正等奶奶回来你就知道」, 二婶一听完话立刻过来开始舔我身上的饮料了。 「哇??好舒服喔」阿元的乳头被二婶来回的舔, 舔的乳头硬起来了。 阿元接着又把饮料倒在阿元那又粗又长的肉棒上, 阿元眼睛一看二婶她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二婶张大了口直接含住阿元的肉棒,她的小嘴却只能含住阿元肉棒的一半而已, 二婶舌头用那熟练的技巧将阿元的龟头吹了吹气舔了又舔, 牙齿轻轻的咬着肉棒的边缘玉手温柔的抚摸阿元的蛋蛋, 喔??我的头皮发麻了二婶她又吹又舔又咬的像是吃冰棒一样, 让阿元忍不住快要射出来了。 「不行不行,我都还没有爽够呢。 」 阿元赶紧推开二婶就她停止动作停止并且叫她把衣裤脱掉, 看二婶好像是小孩子被抢了棒棒糖一般好舍不得离开我那条巨大的肉棒似的样子。 「要慢慢的脱喔。 」 (真想不知道今天的我怎么变的那么变态, 可能一天到晚读书压抑太久了吧) 二婶边脱心里边想「反正今天摆明了要当我的傀儡 假如不听我的话让我告到奶奶那里去她的日子就难过了。 」 二婶含羞带怯的脱下上衣,哇靠???好一对丰满雪白的乳房啊, 肥嫩的乳房一边脱衣还一边抖动着二婶一脱下胸罩后, 让阿元更是为之惊艳啊那么丰满的乳房没有了胸罩的支撑, 竟然还能够坚挺着。 那两颗葡萄干大小的乳头有着少女般的粉红色, 看的阿元实在是慾火焚身等不及二婶将内裤脱掉, 阿元将她拉到床边压着她像是饿虎扑羊一般的吸着她左边的乳房, 哇?好柔软的乳房啊让人感觉像是软绵绵的豆花入口极化, 阿元用牙齿轻轻的咬着二婶的乳头二婶微微的颤抖不经意叫了出来「喔??」 阿元伸出右手快速的抓着右边乳房, 没想到二婶的乳房如此的柔软多么细嫩又很有弹性, 实在饱满的让阿元一手无法掌握我用左手食指翻开二婶的内裤, 右手食指中指便直接侵入三角裤内按住阴蒂轻轻揉动着。 二婶好像不自主的发抖,不一会儿阵阵的淫水一直流出, 弄得白色三角裤就快变成了透明阿元索性将内裤脱掉, 低下头去嘴巴凑上嫩穴,疯狂的舔了起来。 「啊??啊??不要??啊??啊??」二婶在也忍不住叫了出来了。 阿元也不管她,继续卖力的舔弄着,舌尖不时的舔着二婶那敏感的阴蒂。 二婶双手不由自主的按住我的头,屁股轻轻扭动 「唉呀??啊??舒?服??好??舒??服??啊??」 二婶淫水阵阵直流, 整个身体舒服得一直颤抖淫水就快要泄了出来 「阿元??好??好?舒服??啊??啊??我??要??要丢了??啊?啊?」 一股淫水直喷而出, 喷得我整个脸都是淫水湿淋淋的。 叩?叩?叩?阿元?我来了?你快来开门啊??二婶在门外叫着。 躺在床上的阿元揉一揉眼睛,原来是在作梦啊, 看着床上湿了一片(阿元梦遗了) 「喔?我马上来开门喔。 」 睡了一个午觉梦了个好真实的梦喔!让阿元梦遗了。 听见二婶的敲门声,阿元赶快起身把身上的衣物换过并将床单整理好, 开门让二婶进来「二婶你来了。 」 关上了门转身过去看到二婶「哇塞?好漂亮喔。 」(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刚刚开门时没有注意看二婶她的服装) 二婶头发绑着小马尾身上穿着类似女佣人所穿的女佣装, 胸口露出三分之一的乳房还有短的不能再短的小短裙 只要稍微一弯腰内裤肯定会被瞧见了。 「阿元?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呢?」阿元愣住看着阿芳回过神来 「二婶?我有一堆行李要麻烦你帮忙整理一下。 」 「好啊?阿元?你有哪些行李要整理的」 「二婶这一箱书我都整理好了, 就麻烦你将书柜上的旧书拿下换上我这一箱新书。 」 「阿元那你的旧书要怎么办?」 「二婶你就放在那个就箱子, 我准备拿去送给别人。 」 「好」二婶回答完就准备将书柜上的书拿下, 因为二婶身材不高只有一百五十几公分拿不到柜子上的书 只好拿张凳子埝着拿书说巧不巧二婶这一站上去拿书时, 阿元转身脸刚好面对着二婶整个屁股鼻头就刚好在二婶整个阴户的后面。 阿元呆住望着那个包子穴,鼻子传来阵阵女性所散发出来独特气味, 阿元忍不住摸了二婶的臀部一把二婶被阿元突如其来的动作, 吓的从凳子上掉了下来阿元赶紧将二婶给抱住。 「二婶?我?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太美了?我?我?」阿元像是犯了错的小孩 「阿元?没关系, 你喜不喜欢二婶啊」阿芳张着水汪汪的眼问着 「我?我?当然喜欢?二婶了」 阿芳突然亲了阿元一下「那你抱我到床上去」 阿元抱着阿芳躺到床上阿芳解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两颗巨大的肥乳, 阿元瞪大眼睛直瞧着终于亲眼目睹这两颗肥乳了。 「阿元?你喜欢二婶,二婶给你亲亲,你是不是也该给二婶亲亲才对」阿芳双手拖着乳房问着阿元。 「我?我?」阿元支支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阿芳将阿元的头按往自己的胸口「阿元乖?二婶让你吃奶」阿元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开始舔起阿芳的乳房来了。 「哦?阿元?就是这样?两颗乳房都要吃喔?」阿芳舒服的叫着 正当阿元生涩的吸着阿芳的乳房「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好了」阿芳已经等不急了, 原来阿芳在阿元洗澡时候看到那巨大的肉棒一直想要吃这支肉棒, 阿芳将阿元裤子脱掉阿元的肉棒已经伫立等着阿芳温暖的肉穴。 阿芳躺下将阿元的肉棒插往自己的肥穴里面, 阿元用力一插 「啊???等?等一下」 「好?好痛喔?阿元?你的肉棒太大了?我好痛喔」 看着阿芳痛苦的表情 阿元有些不忍「看你这么痛?那拔起来好了」阿元准备拔起 阿芳见状赶紧阻止「别?别拔?等一下?慢慢动?就会好了」 阿元生涩的缓慢抽插着深怕让阿芳再度疼痛。 阿芳被阿元这种缓慢的速度挑逗着,整个小穴奇痒无比「阿元?快?加快速度」 「二婶?你?不怕痛吗?」阿元担心的问 「阿元你别担心?尽管插吧」 阿元放心的快速用力的插着, 没一会阿元就这样射出来了 「二婶?我会不会表现太差呀?我??我是第一次耶」 阿芳心想天那?让他吃到童子鸡 真是无比的高兴呀「不会啦?第一次都是这样的 以后多作几次就会更棒了」 「咦?不对呀?二婶?你嫁过来是冥婚?那你怎么会有经验」 「这?这?呜呜呜呜?说来话长???」 原来当年阿元的父亲因为酒醉污辱了阿芳 可是阿元的父亲当时已经结婚了无法与阿芳结婚, 因为阿元的奶奶非常迷信阿元的父亲编了一个故事, 阿芳就这样因冥婚而嫁给阿元的二叔从此阿元的父亲就跟阿芳按通款曲, 前年阿元的父亲又因病去世阿芳就真正的守了活寡到现在。 「二婶?你放心好了,你以后的幸福就由我来照顾了」 「阿元?」两人就这样拥吻着直到进入睡梦中????。